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47333财神网站 >

求《嫡女重生》顾婉音txt 要求完整版加番外的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07-09 点击数:

  六合刘伯温论坛,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西夷之地忽然宣布和南蛮之地联姻。举朝皆惊。西夷之地历来只是部族,并不是国家。可是如今忽然联合统一立国。而南蛮之地也是如此。但是南蛮之地地势复杂,多毒瘴和毒虫。而其部族也十分桀骜,常常有挑衅边境之事发生。

  如今两国突然宣布联姻……实在是不算是什么好事。朝廷担忧的,是两国联姻之后,会不会影响如今的局势。会不会……打仗?

  周瑞靖握住顾婉音的手,浅浅的扬起唇角,柔声道:“不必担心,我算着时间,一定能赶回来陪着你一起生产。”

  夕照和弟弟周元峻也是各自攥住周瑞靖的衣角,眼巴巴的抬头看着周瑞靖:“爹,你要快快回来。”

  周瑞靖伸手抱起儿女,眼底的笑意更盛了几分,低头在夕照脸颊挨了挨,柔声道:“夕照好好照顾弟弟,爹很快回来。”随后又看向周元峻,却是丝毫没有对待女儿的柔和,反而带上了一丝严厉:“峻儿,爹不在家,你就是家里的男人,不许调皮,好好照顾你母亲和姐姐。看好门户。”

  顾婉音又是好笑又是眼眶酸涩——伸手拍了拍周元峻的头顶,声音柔得像是一汪水:“那峻儿可要好好努力了。”

  顾婉音看了看周元峻,又看周瑞靖,只觉得这两个的确是父子——不仅面容相似,就是性子也是十分相似。

  一家子又絮絮的说了些话,时间便是匆匆过了,到了时辰,周瑞靖纵然再不舍得,也只得上马扬鞭而去。

  顾婉音拉着儿女,目送着周瑞靖再也看不见这才低头言道:“走罢,该回家去了。”

  周元峻到底小些,刚才跟周瑞靖保证得好好的,不过现在却是咧着嘴要哭不哭的,拽着夕照的手嘀嘀咕咕的问:“爹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夕照虽然也不大,不过却是有长姐的风范,板着脸斥道:“不许哭,你是男子汉。而且还答应了爹的,怎么能哭?爹说了,很快会回来的。”

  话虽然这样说,夕照却也是眼巴巴的瞧着周瑞靖离去的方向。仿佛一转眼周日经就会出现在那儿,飞奔而回似的。

  顾婉音刚回了屋子,还没来得及坐下,便是听闻门房上来报:“王妃,顾大老爷家的大姑娘想见王妃。”

  顾婉音顿是一愣,好半晌才想起来顾家大姑娘说是的顾佩音。李长风帮助秦王叛乱之时,并未带着顾佩音一同而去,而是留下一封休书。

  也不知道李长风到底是心狠还是为了顾佩音好——说是心狠吧,偏又留下一封休书,让顾佩音能够不被牵连。可要说是为了顾佩音好……缘何又如此狠心的将顾佩音留下,又或者,一开始就不应该娶了顾佩音才对。

  为了这个事情,顾家几乎一度成为笑柄。顾家大房也由此一蹶不振。更是由之前的实权缺转而成了干吃俸禄的。若不是还有顾家二房,顾家怕是从此要在权贵圈子里销声匿迹。

  自从那件事情之后,顾佩音就从不出门,今儿……顾婉音迟疑了片刻,便是点点头吩咐人将顾佩音带进来。

  顾佩音进来的时候,顾婉音几乎有些不敢认了——不过才多久的功夫?顾佩音已经褪去了青春韶华,满面的愁苦和伤怀,似乎连背脊都有些微微的拱了起来。哪里还有一点子年轻少妇的风韵?赫然就是一个中年妇人了。

  顾婉音忙让丫头将顾佩音扶了起来:“大姐不必如此多礼。”然后便是各自坐下,又送上茶果来。

  到底最后是顾佩音按捺不住,忽然起身朝着顾婉音跪下去:“求王妃帮我。”说着又看了看四周的人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  顾婉音便是让人退了下去,又和顾佩音对面坐了,这才问道:“大姐有什么话只管说就是。能帮的,我一定会帮。”

  顾佩音垂着头,眼泪一滴滴的落在交叠的手上,声音破碎不堪:“我实在是没有脸面,是我害了顾家。若不是我一意孤行,非要嫁给李长风……顾家也不会成了今日这般……”

  顾婉音听着顾佩音自责的话,忙轻声安慰:“如何能这样说?当时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不是?再说了,你的婚事也不是你能做主的——”

  谁知顾佩音却是忽然放声大哭,一面哭一面摇头,苦涩哽咽:“你不知道,你不知道。是我,是我的错。当初是我设了局,和李长风有了肌肤之亲,这才得了这门亲!不然,李长风怎么会看上我?又怎么会和我成亲?”

  听了这话,顾婉音目瞪口呆,盯着顾佩音只觉得满心不可置信。要知道,顾佩音自幼家教良好,一直以来都是乖巧知礼的。谁知道……

  顾佩音却似乎豁出去了一般,嘤嘤的哭着,似乎要将心底的怨气都发泄出来:“成亲之后,他和我根本就是相近如冰!更别说什么亲热!我至今仍是处子!我不明白,不明白为什么他就那样对我不屑一顾!我不甘心,不甘心!”

  顾婉音皱眉听着,直到顾佩音的声音低下去,这才出声道:“大姐,你糊涂啊!”

  见她这样,顾婉音倒是不忍心再说什么了,只叹了一口气,柔声安慰:“都过去了,就当是一场梦,一场噩梦。”

  然而顾佩音却是抬起头来,带着泪却是露出一副狠绝的姿态:“我不甘心!不甘心!我要问问他,我到底哪里不好?!”

  顾婉音说不出话来,只觉得顾佩音似乎是魔障了。可是总也不能任由顾佩音这么胡闹下去,当下便是轻斥:“胡闹!且不说这会子去哪里找,就是找到了,又如何?大姐你还没有醒悟吗?犯了一次错,还要犯第二次不成?”

  顾佩音抬起头来,灼灼的看着顾婉音:“为什么我们做了一样的事情,你却是能当王妃,我却是只能做弃妇?”

  “当初你能嫁给镇南王,难道没有用什么事手段不曾?”顾佩音目光灼灼的看着顾婉音。

  顾佩音一愣,下意识的答道:“是荣妃——她说你是得了她的指点,用了计策,才嫁给了镇南王……”

  顾婉音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:“胡闹!她的话你也能相信?大姐,纵然她这样说了,你又如何能做出这样的事情?你学的女则,列女传和三从四德都是白学了不曾?!”

  顾婉音却是只觉得头疼无比——怪道当时她还纳闷,怎么李长风竟是和顾家结亲了!却不曾想里头竟是还有这样的门道!而且,也怪不得李长风和顾家不亲厚,原来是这个缘故!说句实话,李长风娶了顾佩音,也算是厚道了!之后不带着顾佩音走,也是理所当然!

  一时间,顾婉音对荣妃实在是有些厌恶!没想到荣妃竟然有这样的胆子,竟然敢撒这样的谎!更是将顾佩音当成了什么了?

  “王妃,求你帮我。”顾佩音哭够了,却仍是没有放弃的意思,依旧抬头巴巴的看向顾婉音。

  顾婉音皱眉,可面对着顾佩音这张满面泪痕和憔悴的脸,却是又提不起怒气来,最终只得长叹一声:“我能怎么帮你?找人我是找不到的,就算是找到了,李长风也是罪人!”

  顾佩音沉默片刻,最终点头毅然道:“我知道,可是我还是想问问他。我或许能找到他。”

  “他或许根本不是我们这边的人,他是南蛮的人。”顾佩音低声言道,带着一丝不确定。

  然而这个消息却是仍旧让人有些惊讶得回不过神来。顾婉音怎么也没想过,李长风会是南蛮的人。因而她便是又问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顾佩音苦笑,“毕竟成亲这么久,在一处生活着,抬头不见低头见,偶然听到了他和人说话,而且,他说梦话的时候,我也听到过几回。并不是咱们这边的口音。他的背上,还有一处纹身,也不是咱们这边的。我看了书,猜测可能是南蛮那边的——”

  “你糊涂!”顾婉音忍不住再次斥道:“既然你知道他不是我们这边的人,你如何还能隐瞒不报?!”

  顾佩音最后还是去了南蛮,自然,顾婉音也并不敢瞒着宫里,在答应顾佩音之前,先进宫了一回,将事情告诉了周语绯。

  最终圣上应了,又做了相应的部署,这才让顾佩音出发了——护送顾佩音前往的,是圣上身边的近卫,个个功夫了得。当然,他们的职责并不真的是护卫。而是……看能不能捉住李长风。

  李长风纵然真的是南蛮之人,可是却在朝廷里做出那样的事情,不管如何都是不能姑息的。而且,若李长风真是南蛮之人,那么李长风的目的……也就有些耐人寻味了。

  想到李长风的手段,昙华心里倒是担忧得厉害。不过却又坚信周瑞靖肯定能够平安归来。

  周瑞靖最后到底是没能赶上顾婉音生产。这一胎仍旧是个儿子。夕照和周元峻都是有些失望——他们是想要个妹妹来着,没想到却是个弟弟。

  极是顾婉音,也是希望是个儿子的——女儿虽然也好,可是在家里养个十来年,便是要送去别人家里,光是想一想就舍不得了。

  顾婉音给二子取了个小名叫明哥儿。希望儿子能够明理,懂事,眼界清楚。不要被旁人轻易的蒙蔽。

  尤其是顾佩音的这件事情。实在是让顾婉音觉得心悸。她着实不希望将来子女们也这样被人玩耍在股掌之中,做出糊涂事情。

  明哥儿满月的时候,周瑞靖也没赶上。直到四五个月的时候,周瑞靖终于回来了。一路风尘仆仆,人都瘦了一圈,可是那眼神却依旧是明亮犀利。

  周瑞靖低头看明哥儿乌溜溜的眼睛和胖嘟嘟的脸蛋,不由微笑起来:“是我回来迟了。”

  夕照倒是跟个小大人似的,只是拉着顾婉音看着周瑞靖笑。并不往前凑了——周瑞靖一手抱着明哥儿,一手抱着周元峻,哪里还有手抱她?

  顾婉音看着周瑞靖有些疲乏的样子,忙笑道:“好了,先回去梳洗罢。脏兮兮的,也不怕蹭脏了衣裳?”

  一家子热热闹闹的往屋里走,顾婉音也没急着问其他的事情。只等到周瑞靖梳洗之后又换过衣裳,这才低声问:“可要进宫去?”

  不过周瑞靖却是摇头道:“消息早就送进宫去了,而且也有专门的人进宫去说这些,至于我倒是不必。”

  “李长风?”顾婉音几乎是没有思考的,便是冲口而出。话一出口,倒是连她自己都愣住了。随后看见周瑞靖脸上的笑容,顿时瞪大了眼睛:“竟真是他?”

  顾婉音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——这个李长风,倒是在哪里都混得风生水起。

  “李长风是新任的南蛮大祭司。他的师傅是上一任的大祭司。”周瑞靖婆娑着下巴,微微翘着唇角,说得轻描淡写。

  “他帮助秦王,怕也是想和我做对的意思。”周瑞靖说着,笑着抿了一口茶。“幸而当初他没选择圣上,否则今儿我岂不是就惨了?”

  顾婉音气得掐了他一把:“这个时候,还有心情开玩笑?快说,联姻的什么的,还有我大姐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周瑞靖这才又忙继续言道:“联姻倒也不是刻意为之,而是偶然。那位西夷公主,自己非要嫁给李长风。李长风怕将来南蛮被我们吞并,而且他做了那样的事情……自然是不敢再拒绝。”

  顾婉音眨了眨眼睛,心道:这算不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?应该算的吧?李长风那人,看着也是十分骄傲的性子,被人强逼着成亲,怕是滋味不好受。不过那位西夷公主胆子倒是挺大。只是这位西夷公主,会不会将来又是另一个顾佩音?

  “你大姐自然也留下了。封了公主。”周瑞靖眨了眨眼睛,说得十分轻松写意:“既然西夷要和南蛮联姻,那么咱们自然也能和亲不是?”

  顾婉音已经说不出话来。周瑞靖的意思她十分明白。无非就是一个平衡。不愿意看着西夷和南蛮真的联手,那么这边自然也要有相应的对策。

  西夷那边的联姻不能阻拦,所以干脆再塞一个过去,也是很好的法子。这么一来,两边都是差不多的关系,谁也不能越过谁去——若是南蛮再有什么异动,那么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派兵过去。

  不过,顾佩音这么去了一趟,能换来这么一个结果,倒是让人觉得有些不可置信。只是……不知道李长风是个什么想法?

  顾婉音觉得,重要的并不是到底是不是夫妻,是不是生活在一起。而是……两个人是不是一条心的想要过日子。若是李长风还像是以前那样,相敬如冰,那这样的日子,过起来又有什么趣味?

  周瑞靖倒像是已经看出顾婉音的担心,当下浅笑道:“我倒是觉得,可能李长风经过这么一回的事情之后,倒是有了许多改变。对待你大姐也有许多的变化。”

  顾婉音看向周瑞靖,微微挑眉——周瑞靖的意思,是觉得那是好事?若真是如此,那倒是让人放心不少了。只是……她为顾佩音有些不值得。到底李长风有什么好的,竟是值得顾佩音背井离乡的?甚至当初还做出那样的事情来。就只是为了得到李长风吗?

  “在想什么?”周瑞靖微微有些乏了,将顾婉音揽在怀中,下巴抵着顾婉音的肩膀上,闻着她发髻上清幽的香气,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声音也柔和了不少:“陪我睡一会罢。”

  顾婉音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他:“你睡罢。这会青天白日的,让人见了,不得笑话?而且事情还多呢,我——”

  最后到底二人还是歇了一会,结果最后顾婉音倒是睡得比周瑞靖更沉几分。周瑞靖醒来之后,看着顾婉音沉静的睡颜,倒是有些心疼——这段时间来,大约是太过辛苦了吧?三个孩子……可是够折腾人的。尤其是周元峻,正是调皮的时候。

  结果这么一看,最后两人谁也没能爬起来。又接着睡了一觉……事后周瑞靖自是心满意足,顾婉音却是疲乏得厉害。

  顾婉音只得如实说了。李氏当时就哭了起来:“这个孩子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儿呢?有什么看不开的?当时就做了糊涂事情,可是受了这么多的苦,遭了这么多罪,怎么就还放不下?那个李长风,有什么好的?”

  张氏劝慰许久,才将李氏劝住了。只道: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又何必担心那么多?有道是千里姻缘一线牵,这或许未尝不是佩音那孩子的际遇呢?留在京城里,她也是郁郁寡欢的,倒不如出去瞧瞧。”

  李氏一面擦泪,一面哽咽道:“话是这么说,可是她在我身边,我好歹能看着些,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日子。如今离了这样远……如何能让我放心?”

  顾婉音叹了一口气,倒是也没劝说什么。做了母亲之后,她才更深切的体会到,做母亲的一颗心。其实不管在身边也好,不在身边也好,做母亲的都是会一直担心的。同样的,将来若是顾佩音过得好,李氏也会高兴的。

  张氏看出顾婉音的想法,低声道:“你想想,若换成是王爷,你会不会怕辛苦过去找?”

  顾婉音一怔,最后便是明白了张氏的想法。当下也就丢开了这件事情不再去想。有些事情,不是知道值得不值得,应该不应该就能决定的。若没有这种执拗,夫妻之间,人和人之间,就没有这样深刻的情感了吧?

  不过,李长风……顾婉音想到那人,不由微微摇头。这人心思太深,而且太过毒辣,并非良人。

  李长风为了一己私怨,帮助秦王,甚至用了那样阴毒的药物……最后对京城的举措,可谓是毒辣异常。

  周瑞靖这次前去,之所以耽误了这么多的时间,还是因为在南蛮发现了那种曾经被秦王用作控制圣上和群臣的药物。这种药,本是南蛮一种用来治疗的药物,但是都只能少少用,一旦多了,就会变成毒。戒之不除,除而不尽。

  这样的东西,自然是不能留下。其实按照周瑞靖和朝廷重臣的意思是要连着李长风一并除去才好。

  可是李长风是南蛮的大祭司。南蛮民众对大祭司十分尊崇,几乎奉若神明。李长风也是机敏,一直有防范,暗杀始终不能得手。可是这事儿,却是不能放在明面上——若真光明正大的将李长风如何了,南蛮之人必定哗然造反。

  硬的不行,只能来软的。南蛮这种东西,每年种出来,都是要给朝廷上供的,种下多少也要报给朝廷。若是以后再有李长风将那毒物再流传过来,那么就兵戎相见。

  李长风倒是有齐人之福,除了西夷的,顾佩音,还有一个南蛮本地的。三个人,一起过的门。因了周瑞靖的周旋,顾佩音倒是做了正室。

  送走了李氏和张氏,顾婉音轻叹了一声,便是将这些烦心之事抛在脑后,只笑着和丹枝商量:“今晚煮锅子吧,上次那个酸辣的锅子,几个小的都喜欢。王爷也是喜欢那个味儿的。”

  “我有什么要紧的?再说了,也做两个清淡的菜色就是。”顾婉音笑道,拿眼睛瞅丹枝:“你如今也做了母亲了,哪里有不明白我心思的?”

  一时间二人又细细商量了其他的菜色,直到奶娘带了三个孩子过来,屋子里便是热闹起来。等到周瑞靖从朝廷回来,一家子更是热闹得紧。

  吃罢晚饭,二人将几个孩子打发了,笑着挽着手去园子里散步。月色皎皎,二人相携走着,顾婉音轻轻的将头靠在周瑞靖身上。“明哥儿还没娶名字呢。你说叫什么好?”

  周瑞靖沉吟片刻,随后笑道:“明字就很好,明事理,懂对错。清明不被欺,很好。”

  “那就叫周元明?”顾婉音低声念了几回,倒是觉得十分顺口,“明哥儿倒是和峻儿不同,不那么皮。乖得很。”

  “峻儿小时候也是十分乖巧的。”周瑞靖低声言道,“我还记得峻儿小时候——”

  顾婉音看见影子,偷偷一笑,手里却是越发的用力,越发的将周瑞靖的手握紧。恨不能这一声都不再松开。她觉得,重活一次,她不曾辜负上天美意!